《独唱团》

韩寒很火,只看过他的博客,却没有买一本他的书。他敢说真话,敢挑战有关部门,敢质疑权威,更敢大胆去做。

看了几篇,先是周云蓬的《绿皮火车》。只知道他是个歌手,因为去听川子的歌,所以一并了解了周云蓬,不过,没听过他的歌。他讲的是与火车的“不解之缘”,不过对于我来说,我更羡慕的是他的自由,无拘无束。可以买一张车票,踏上一段未知的行程,虽然看不到,却能通过声音,感受这个世界。眼睛里少了很多假丑恶,或许这个世界会更加美好。

朋友这两天来北京,待了一天,对我说:“我真的特不懂北京,我看到好多奇怪的人,他们可能有不同的职业,但有一个同样的奇怪的地方。他们让你觉得,他们在找什么东西,好像找了很久,久到他们都忘了自己在找什么。这里有好多迷路的人。大城市没有故事,只有好多迷路的人。北京的生硬,让人同时看到几片相斥相映色迹,却没有过渡。那种没有过渡的生硬,那种荒谬,让理性的人很容易惶恐。”

我能说什么?我虽混迹于此,目的亦是逃离北上广,他们问我,那你现在在这里做什么,我想,这里,现在有我需要的东西,暂时。

第二篇是老罗的《秋菊男的故事》。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,不满课外班,遂写了一篇《我们不是人》,投稿了,竟然发表在《生活日报》上(之后我一直看《生活日报》,可能与此有关)。我的观点是,因为我们是小孩,没有同大人一般的发言权,在受到不公的时候,更多要忍让,所以,赶快长大吧。不过长大发现,“人生而平等”原本便是一句扯淡的话,除非……没有除非。

第三篇是蔡康永的《脏话到底脏在哪儿》。看过“康熙来了”,但看过这篇文章之后,感觉蔡康永并不像节目中那样娱乐,思考很深刻。文章中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“这种脏话(中国人的脏话),不是脏在字面上,是脏在背后躲了千百年的那个态度。”

还有skip to my lou和黄健翔的对话:

skip to my lou问黄健翔:我们形容一位球员的假动作很好时,到底是应该说这个假动作太假了,还是太真了,以至于把对手骗了?

黄健翔答skip to my lou:我通常都说:这个假动作太“逼真”了!所以说,“逼”这个字不是什么坏字,全看怎么用,怎么理解了。呵呵!

我买过一双skip to my lou的签名鞋,陪我走了7年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