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中花

ocean_view
by Jessica
对于张爱玲这般的女子,我始终是爱不起来的,也许是她生活的某些部分太过硬朗,而我却过于软弱。但对她,我又总是怀着满满的欣赏与莫名的疼惜。还记得她的那句“出名要趁早啊”,高调张扬的女子,特立独行的作风,有着自己傲人的资本。
直到她遇了他,如她,竟然也写出了低入尘埃的感叹。我震动了,该是怎样的男子,竟把她从天上拽入了凡间,而她又需要多大的勇气去接受呢?对于胡兰成的了解,仅限于张的故事。我想他应是英俊的,所以才能足够去寻欢人间;他该是博学的,所以才能在人海中引起她的注意;还该是坏气十足的,所以才能深深吸引了她初开的心扉。一切无从知晓,只是他必定是独特的,才造就了这美丽的倾城之恋。静好的岁月,来去太匆匆。那些时日,他失了风流,她失了才情,而他们却都是本该风花雪月的灵魂。相见不若怀念,念着的是你的好,见着的却是现世的残酷。你不在,会想着你的笑、你的美好,抛却一切纷扰,在记忆中执手相爱。而他胡兰成不过是一个世间的男子,一个被宠坏的男子。在爱与被爱中相互折磨着彼此,失掉了太多。那敏感的坚强终于爆发,如洪般决堤,令他招架不及。想是她一辈子的软弱都在这段爱情中用尽了。面对父亲的残暴冷漠,她不屈;面对腹中已然成形的胎儿,她决绝;面对后半生的艰辛,她淡然。然而对这个男子,她无法做出任何,她的静好与安稳只为他。还是绝望了,哭泣过后的她依然强大,不过是枯萎了。看到她说:“我想过,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,亦不致寻短见,亦不能够再爱别人,我将只是萎谢了”。泪瞬间涌了上来,而这话只一秒便烙进了心里,无法释怀。如此令人心痛的话语,与我很难想象出自她口。萎谢了,这在尘埃里开出来的花朵,再美再艳也抵不过似水流年,敌不过时间的循环,在日复一日中凋败了。面对失望,她转身离开。爱情就到这里了,不过是个女人,需要疼惜,然而往后的种种再也无关情爱。这故事如梦,却不知是人碎了梦,还是梦扰了人。
爱情是场劫难,该来总会来。兜兜转转,于人海中我们应劫而生。如花美眷终成白骨,似水流年谁人与共?能相遇便好。静好岁月,神仙伴侣,人间又可以几得?注定相遇的人,逃不开;注定离别的人,躲不掉。上一世的债,下一生的因,无可奢盼。

采桑子
风吹珠帘帘欲舞,谁人与共?唯郎与共,琴瑟相应情丝动。
舞罢人散相思苦,与何人诉?无人可诉,难知郎身将何处。

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&51la for wordpress,cnzz for wordpress,51la for wordpress